多功能电热锅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多功能电热锅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一只眼睛的世界

发布时间:2020-07-13 14:34:51 阅读: 来源:多功能电热锅厂家

我常会闭上一只眼睛,拿两支削尖的铅笔,看能否把笔尖对在一起。明知道很难,但我还是这样,因为它会让我想起我的弟弟。

弟弟比我小两岁,身体很单薄,但个子比我高,现在还在念高中。在家我总是以老大哥自居,觉得自己在他面前很有威信。时常对他说水开了要倒在热水瓶里,在家里不要闲着。有事没事总喜欢和他开玩笑,说些风凉话讽刺讽刺他,或数落他我认为他做得不对的地方。有时他不出声,有时他则忍不住生气,此时我会接着说他没度量。他说不过我,总是气呼呼地从我身边走开,发誓再也不理我。然而过不了多久,我们还是会说话的。弟弟暗恋一个女孩子,但是没有钱。农村的孩子是拿不出钱来找女朋友的。在他吃了六个星期的咸菜后,终于凑够了买一个拼图的钱,送给她时弟弟一句话都没有说。这些是我从他的日记中看到的。他喜欢看郑渊洁的《童话大王》,我说你断奶了没有,他从不吱声。后来我也被《童话大王》的故事吸引了。有时我想他瘦一定是因为他想买什么东西不向家里要钱,而省自己的伙食费造成的。平静的生活就这样过着,直到有一天

那天,我和弟弟躺在凉席上吹着电扇,妈妈在灯下打毛衣。忽然妈妈说:小东,你的眼睛怎么了?没事。弟弟一边应答一边起身去院里喝水了。

怎么了?我问妈妈。

他那只眼睛看着不太对劲儿。妈妈一边织毛衣一边说。

过了一会儿,弟弟回来了。他又发生了什么事?我想。于是,我便到弟弟面前说:让我看看怎么了。弟弟很平静地面对着我。在灯下,我发现他的一只眼睛瞳孔中有白色乳状物。我瞬间想起了一个词:白内障!我捂着他的另一只眼睛说:地上的凳子在哪?他低下头,迟疑了一下,最终也没有指给我。

我像从悬崖坠落了一样,脑子里满是恐惧。回过神时,母亲问我弟弟怎么了,我说你自己看吧。弟弟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妈妈过去一边问疼不疼,一边问那白的是什么东西。弟弟始终没出声,低下头,泪水从眼中流了出来。

我的呼吸、心跳都在加快,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我抓住他的双肩问:你能看见院里那只鹅吗?你能看见我吗?你能看见电灯吗?弟弟始终没有抬头,身体颤抖着哭出声来。

不要哭,好好给我说怎么回事!我的声音很大。什么时候看不见的?过年的时候弟弟小声说。

渐渐知道了,弟弟起初那只眼睛看东西的时候会有一部分被扭曲,再后来,扭曲的部分变模糊,模糊的部分越来越大,最后就什么也看不见了。

你为什么不告诉家人!我吼道。

家里没钱,看眼睛要花很多钱,我想长大自己挣钱再治

我回头,眼泪一滴一滴地滚落,心仿佛被撕碎了。就这样,眼泪掺和着鼻涕,流得到处都是

妈妈伤心极了,拿着拖鞋使劲摔向弟弟:你这个不争气的东西,你为啥不给妈说呀然后捂着脸哭了起来,明天去医院看能能不能做手手术,把我的眼给你啊你才17啊

我的心在流血。弟弟好傻啊,家里缺钱会不给他看病吗?是我这个当哥哥的不称职啊,我自认为是他最亲密的人,而弟弟在发生了这么大的事之后,连我也不告诉。我这个做哥哥的是多么的无能,多么的失败啊。想到我常教训他、讽刺他,有时还动手打他,而那时他的眼睛已我简直坏到了极点。

晚上爸爸回来了,我们都在哭。知道原委后,爸爸没哭,他独自吸了一个晚上的烟。

弟弟做手术时,我一直在心里默默念道:上天,让弟弟好起来吧,用我现在和将来的幸福去换。我会多做好事,我会好好地对待弟弟,我会

那次,上天没有听到我的内心的祈祷,弟弟的眼底不好,尽管换装了晶体,但那只眼睛最终还是失明了。

过了一段日子后我问弟弟:以前你因为眼睛哭过吗?哭过好多次,哭也没有用,那时觉得家里缺钱,晚上一躺下望着天花板就哭,人家说眼睛坏了大学不收说着,泪珠又划过脸颊。然后我静静地想,当一个人眼睛一点一点地失明,却无法开口向亲人求助是多么的无助、可怕和痛苦,而抵御这些的只有一个念头:家里困难,将来自己挣到钱再治。

我常对弟弟说:小东,以后有什么事要跟哥哥说,哥哥会尽全力帮你。不要瞒我,我们是一条心的。人活着不能一个人走啊,要保护好你的另一只眼睛。哥能帮你的一定帮你,愿意让爸妈知道的我会告诉他们,不愿让爸妈知道的我会替你保密。记着,哥是你最亲的人。我心里的内疚,也许在今后对弟弟一点一滴的关爱中才能减轻,但我愿意永远活在内疚中,也算作对我的一种应有的惩罚,因为我没有当好这个哥哥。

现在,弟弟正在为理想而拼搏。眼睛上的障碍会限制大学的专业,但不影响其他专业,清华北大也可以!我对弟弟这样说。

弟弟渐渐地成为一个坚强乐观的男子汉!

一次我闭着一只眼睛往杯子里倒开水时,水倒在了我拿杯子的手上。我又哭了。

永州订制工服

临汾西装订做

亳州订做工服

昆明订制西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