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功能电热锅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多功能电热锅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我的故乡我的梦

发布时间:2020-07-13 21:06:33 阅读: 来源:多功能电热锅厂家

核心提示:上次写过一篇日志《我的乡村我的痛》,完全是希望父母能够离开那个辛苦了半生的村庄,但通过这次返乡,突然明白,父母已经植根于那片土壤,已经不可能离开,而我也重新审视了那片土地、父母和我,最后也明白那是一片乐土——写在前面秋风起时,突然在某一天午后想家了,于是风风火火地去订火车票,然后是焦急地等待,等待周... 秋风起时,突然在某一天午后想家了,于是风风火火地去订火车票,然后是焦急地等待,等待周末的来临,然后带着孩子奔赴千里之外的我的故乡。孩子对于我的提议无比赞同,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拥抱,他说他最喜欢乡下了,他要乘周末去乡下体验生活,他的这句话真是让我哭笑不得,好像自己是哪个大城市里的人呢,但是童言无忌嘛,不去和他计较,他开心就好。周末终于来临,我们俩无比兴奋地踏上北去的列车。

因是下午启程,到暮色渐浓时才来到村头,说是村子,已经只剩下几户稀稀疏疏的人家,有的搬到镇上去了,有的索性搬到城里住了,我家父母属于第三种,哥哥在城里买了房子,也装修妥当,可是老两口撂不下那二亩地,仍旧住在这偏僻宁静的村庄里。走下公交车,只觉得很不适应,平时生活在有路灯的地方习惯了亮度,公交车把我们放在了这一片黑暗里,我揉揉眼睛,下意识地搂搂紧儿子,寻找走进村子的那条小路。走在崎岖不平的拖拉机压烂的机耕路上,耳边是风声、眼前是拂动的芳草,此时夜色下,有些隐隐的恐惧,透过夜色,能看见村头第一家父母家里昏黄的灯光,父母知道今晚我们回来,但是我手机半途没电了,还不知他们打了多少个电话呢!这会这昏黄的灯光就是留给我的。我让儿子喊外公外婆,这样他们就可以来接我们了。“姥姥、姥爷”儿子响亮地喊起来,听到儿子用这么地道的乡音喊父母,我很感动。俗话说隔一条河说话都是两种口音,何况千里之遥呢!平时为了交流的统一,我们在家里说普通话,久而久之,儿子居然都不会说他的出生地的话,那么我的家乡话他就更不会说了,难得才去一次外婆家,也没必要学,可是外公外婆的称谓是我平时教过的,是希望这样地道的称呼可以拉近父母和外孙之间的感情,后来证明,父母完全被这个称呼感动了,觉得小嘟嘟虽是外地外孙,但和他们特别投缘。

嘟嘟的“姥姥、姥爷”一出,果然不同凡响,随着孩子的喊声一落,那边就有了回应,我听到了母亲清脆的应答声,接着乡村里特有的景象出现了,东家的狗叫了,西院的狗也出动了,还好,这时父母已经来到了我们面前,要不然我想我已经不能像十几年前那样勇敢地处理眼前的慌乱了,那时我还是那里的一份子,可能东邻西舍的猫儿狗儿都还是我的朋友,不至于对我张牙舞爪地示威,可是现在不同了,这些年不在家,这些狗狗已经不知换了多少茬了,狗眼不一定看人低,但狗眼里肯定容不下陌生人。“旺旺....”吓的儿子直往我身后躲。

“宝贝回来了哎,嘟嘟哎,外婆来了..”儿子已经被我教会了喊“姥姥”,可我可爱的母亲还是怕外孙不习惯,逼着自己在嘟嘟面前时不时地洋气一下,说些书面语言。父亲依旧是老样子,腰板挺挺的,背起嘟嘟,母亲拿过我的行李,父母家的狗儿也来了,奇怪,初次见面它怎么不叫啊!可能从主人的举动中看出了这是自己人,不需要虚张声势,只是跟随着我们摇动着它多情的尾巴!

“你的手机怎么啦?急死你爸了,一直在门口等...”母亲急切地说道,好像她不急似地,但语气已经暴露了她的焦急不低于父亲。

“没注意,手机没电了,我已经紧赶慢赶地往家赶了,只是冬天天黑的早...”我满怀歉疚地答道。

孩子的雀跃、猫儿的酣睡、狗儿的上串下跳还有已经进笼的鸡儿隐隐地传来“咕唧咕唧”的梦呓,我们围绕着一个个话题热烈地交谈着,这冬的夜晚被我们捂热了。当热腾腾的饭菜打发掉旅途的劳累后,已经是一弯新月伴随满天星斗,如水的月光洒下来,似乎是给大地一件梦的羽衣,站在这个伴随着我成长的农家小院里,看月光下长长的树影和调皮的眨着眼睛的星星,刚才因我们不合时宜地闯入而掀起的一股吵闹渐渐平息了, 随着月光越来越清亮, 夜是如此静谧!嘟嘟说,妈妈我看到了织女星,我说是啊,这里的织女星很幸福,可以很清晰地遥望着她的爱人和宝宝,嘟嘟又说,妈妈我还看到了北斗七星,今天我看得很清楚,看到了一把好大好大的勺子、还有我还看到了....孩子的声音越来越低,看他仰着头在默默地观赏着...猫儿仍旧在打盹,被嘟嘟刚刚命名为“小白”的狗狗在专心地吃食、鸡鸭已经进入了深睡眠、母亲在给我们烧洗澡水、父亲在准备明天早饭的红薯...整个农家小院沉浸在冬季却暖暖的静谧里!没有与日月争辉的霓虹、没有与大自然争我的互联网、没有与星空争孩子的动画片、我们就这样把自己融入在了这片星空下!

睡在母亲新翻的被褥里,这是本季新采的棉花,把头捂在被子里,有淡淡的植物香气,父母围在我们床边,久别重逢的欢乐充满着小屋,这是每次归来时的场景,说说父母的收成,说说村里乡亲们的变化,说说嘟嘟的成长....当夜深了,父母在我哈欠声中回到自己的房间,我知道,这是一个令父母难眠的夜晚,他们在筹划明天的三餐。可是我已经进入了无梦的深睡眠!

雄鸡一唱天下白!我揉揉眼睛,透过没有拉下窗帘的窗户可以看到今天是个好天气,屋外是淡淡的雾气,是薄雾还是炊烟?一只大公鸡在领衔高歌,接着是几只实习期的小雄鸡在依依呀呀学语,高低不齐却也热闹异常,接着是犬吠,猫儿永远是闲淡懒惰的,喜鹊也唱起来歌....窗外泛白了,母亲在院子里扫地,听到他低低地和父亲商量,要把那只芦花白的母鸡杀了给我们吃,还要父亲去镇上买些嘟嘟最爱吃的铁板烧饼,然后是笼子里的几只母鸭“嘎嘎”的叫声.....母亲以为我们还在睡,让父亲把院子里的鸡鸭狗的都撵出去,省的吵醒我们....躺在被窝里,静静地听着他们低低的对话声,思绪仿佛一下子就回到了以前,那时,总能在床上听到父母这样的对话,他们早早地起床忙碌着,等把牲口都打发好了,庭院打扫清爽了,早饭做好了,再来喊我起床,今天我下意识地还在等母亲叫着我的小名喊我起床,这时儿子醒了,说要体验乡村的早晨。我也回到了现实中,原来我已经是8岁孩子的母亲了,可是我的母亲还这样把我当孩子一样宠着。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空气是甜的,再吸一口,沁入心脾的清香!太阳出来了,薄雾散去,菜叶上是一层晶莹剔透的露珠,菜碧绿碧绿的,嘟嘟在菜地里欢呼着,他说他从来没看到过这么丰富的露珠,这么绿的菜,这么大的萝卜,这么香的香菜,这么又红又大的柿子...看来昆明银屑病专科医院视觉上的享受刺激了孩子的想象力,他的词汇如此丰富!最让孩子兴奋的是房前屋后种植的满满的棉花,父母年纪大了,种植水稻对他们来说有些难度,而且水稻相对来说娇贵些,棉花好种,现在赶上纺织品价格上调,所以今年父母的棉花算是赶上了好日子,卖上了好价钱。凑在父亲的身旁,和他一起摘棉花,雪白的花朵捧在手心,厚实踏实纯洁感动!父亲在算他的收成,说他明年还要扩种,已经满头白发的父亲说起他的种植大计是雄心勃勃,好似一个年轻人。我乘机说,您也该歇歇了,如果你喜欢,可以少种些,重要的是你和妈妈的身体要养好。父亲爽朗的笑了,只要你们不逼着我们放弃种地,我们可以活到一百岁。我也被父亲感染了,我和父亲,还有嘟嘟,我们三代人在快乐地摘着棉花,快乐的吹牛大笑。

厨房里炊烟又起,原来劳动时时间过的这么快,又到了做午饭的时候了,母亲在做饭。父亲是个语言不太丰富的人,平时比较内敛,但今天看到我和嘟嘟围在他的身边和他一起劳作,似乎受到了触动,他说,我这一辈子很知足,你们都孝顺,只要想到我这些孙儿孙女,我就有劲,!朴实的几句话让我感动,让我咽下了本想劝他们享福弃种的话。也许,农耕农忙已经植入了他们的内心,他们觉得活着就要劳作,如果丢下劳作就是对生命的亵渎!我和父亲交流了我的看法,没想到父亲无比激动的说,还是我的宝贝丫头理解我!父亲的表现出乎我的意料,也让我心潮起伏,原来以前的我的想法那么幼稚,但现在领悟也不迟,孝顺、孝顺,有孝也要有顺!只有顺着了父母的意思,才能够孝的到位!也许从此后,我的心会坦然了,不会再为父母尚在劳作而自责了,因为父母在劳作中享受着,有什么比快乐的做一件事情是最高尚的呢!这才没有违背生命的本质意义!午饭做好了,时间还早,母亲也加入了摘棉花的行列,父母斑白的头发、灿烂的笑容,孩子火红的衣服、跳跃着挑来蹦去,这是最最诱人的人与自然最最和谐的画面!

当我带着孩子准备离开时,父母是依依不舍,母亲拉着孩子,父亲拎着我的旅行包,里面装满了自家产的鸡蛋和五谷特产,母亲说包太小,父亲说牛皮癣药物够了,等会丫头还要带着孩子,拎着太重不方便。就那样坐在初冬的暖阳下,看着父母把他们的爱都一点点地浓缩在我的旅行包里,心一点点地被温暖着。返程的列车来了,嘟嘟不舍地叫着“姥姥、姥爷再见”,我拿出相机,再一次地按下快门,想多留一张故乡的靓照。因为征地的风声一直在吹,我不知我下一次的返乡还能不能再看到这方让父母如此热爱的热土的原貌,就让我的相机带着一张张缩影,让它们时时地生存在我的梦里吧!

酒泉设计工作服

晋中定制工作服

周口工服定做